当前位置: 首页 > 红色黄桥
黄桥战役
日期:2014-10-13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1938年,新四军在武汉成立后,将军部由南昌移至皖南云岭。陈毅、粟裕同志带领新四军先遣支队挺进苏南敌后,在溧阳水西村建立了江南指挥部,开辟了以茅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。他们深入敌后,不怕牺牲,英勇抗日。1938年6月,粟裕同志指挥了著名的“韦岗初战”,歼灭日军20余人,炸毁日军军车4辆,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。陈毅同志赋诗赞之,“弯弓射日到江南,终夜喧呼敌胆寒,镇江城下初遭遇,脱手斩得小楼兰”。此后,又发生了新四军夜袭新丰车站、夜袭虹桥机场等十余次战斗,使日寇闻风丧胆、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为了执行党中央关于“开辟苏北、发展华中”的战略任务,江南新四军于1940年春挺进苏北,在江都大桥、吴家桥地区粉碎了日伪的两次扫荡,拉开了东进黄桥、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序幕。和中国共产党相反,蒋介石确定了“以军事反共为主、政治限共为辅”的反动方针,秘密下达了“限制异党活动办法”的反共文件,将磨擦中心由华北移向华中。新四军挺进苏北以前,广大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1937年12月,继“南京大屠杀”以后,日寇占领了长江沿线和大运河沿线的中小城市;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勾结日寇,积极反共,欺压人民,无恶不作,有歌曲唱道:“天上有个扫帚星,地下有个韩德勤,手下白养百万兵,放着鬼子他不打,专门反共反人民”。黄桥地区被顽保安四旅何克谦盘踞,有民谣说:“黄桥是人间的地狱,何克谦是杀人的魔王”。黄桥人民迫切盼望我军解救。 1940年5月,新四军挺进纵队为了对付敌伪扫荡,移驻郭村休整。而盘踞在泰州的地方实力派、国民党苏鲁皖边游击总指挥部李明扬、李长江却在韩德勤的挑拨下借口我军占了他的地盘,无理拒绝谈判,扣留我方代表,于1940年6月28日纠集十三个团的兵力围攻郭村。地下党员、年仅19岁的郑少仪不顾个人安危、连夜泅渡七条河,把情报送到郭村。新四军在叶飞、管文蔚的率领下奋起迎战。战斗期间,陶勇同志率领苏皖支队从安徽天长一带飞奔驰援;地下党员陈玉生率领一个团起义、参战;地下党员王澄同志率领一个营举行港口暴动。我军由被动变为主动,消灭了李军三个团,一直追到泰州城下。7月3日,陈毅同志赶到郭村,下令叶飞收兵于泰州城郊,派朱克靖会见李明扬、李长江,表明我军灭敌、反顽、联李的方针不变,归还了全部俘虏和枪支,要求李明扬保持中立,协助我军东进抗日。

  1940年7月,陈毅同志率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主力全部渡江北上。把江南指挥部改称为苏北指挥部,下辖三个纵队。陈毅、粟裕任正、副指挥;叶飞、王必成、陶勇分别任第一、第二、第三纵队司令员。7月25日,新四军由郭村东进黄桥,途中,歼灭顽保安四旅何克谦部和税警总团陈泰运部两千余人,解放了黄桥及其附近地区。从此,黄桥得到了新生。新四军到达黄桥后,着手建立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。原黄桥中学工字楼成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驻地,陈毅、粟裕、钟期光等领导同志在这里运筹帷幄,领导抗日斗争。同时,成立了苏北区党委。抗日民主政府——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设在黄桥丁家花园内,在竹影映明月、桂香满庭芳的金秋时节,陈毅同志在此多次会见了苏北著名绅士朱履先等各界代表,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,为黄桥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。黄桥地区的工抗会、农抗会、青抗会、妇抗会、商抗会以及儿童团等群众团体也纷纷建立。抗日民主政府大力进行减租减息,改善人民生活。8月中旬,新四军攻打了黄桥以南孤山、西来的日伪据点,歼灭日军30多人,伪军100多人。新四军进一步声威大振,一个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在黄桥蓬勃掀起。然而,反共顽固派韩德勤却对我军东进黄桥恨之入骨。9月3月,密令其嫡系117师和独立六旅加保安1旅向我军进攻,我军被迫于9月6日在营溪一带自卫还击。激战中,九团团长徐绪奎身先士卒,带头冲锋陷阵,不幸壮烈牺牲。韩德勤不甘心黄桥、营溪两次失败,又在姜堰这个水陆交通码头、粮盐集散之地筑了36座碉堡,妄图断我粮源。我军多次呼吁和警告均无效,决定于9月13日攻打姜堰。我军派了两个排的“勇敢队”,用橡皮轮胎裹着大铁钳,剪断了敌人的电网,扛歼了突破口,捣毁了发电厂,激战一昼夜,歼灭了顽保安九旅张少华部两个团一千多人,胜利地进入了姜堰。我军进入姜堰后,陈毅邀请八县十绅召开和平会议,呼吁大家团结抗战。而韩德勤却拒绝出席,一方面准备全力攻打黄桥,一方面要挟说:“新四军如有合作诚意,应先退出姜堰”!陈毅同志为了在政治上不给韩德勤再次挑起磨擦的借口,军事上便于集中兵力对付韩德勤南犯,果断下令,新四军退出姜堰。和平会议上,陈毅同志慷慨陈词,表明我军合作抗日的诚意,揭露韩德勤挑起磨擦的阴谋,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和支持,极大地孤立了国民党顽固派。 1940年9月30日,韩德勤纠集了26个团共三万多兵力分三路进攻黄桥。而我军仅有7千多人,其中战斗人员不过五千多人。战争的阴云密布。新四军面临着生死考验,要么下长江喝水,要么奋起还击。然而为了抗日,为了生存,只有背水一战!面对数倍于我军的顽军,陈毅、粟裕精心筹划,决定以黄桥为轴心,采取诱敌深入、各个击破的方针。决战前夕,我军迅速开展了动员、练兵、瓦解敌军和统一战线工作。陈毅同志亲自起草了《黄桥决战告指战员同志书》,在苏北指挥部广场上召开了动员大会。派管文蔚同志到溱潼继续和李明扬谈判,争取二李和税警总团陈泰运总部继续保持中立。陈毅、栗裕同志还迅速进行了战斗部署,命令叶飞同志率一纵隐蔽、集结在黄桥西北的张庄、横港桥一线,待机出击,王必成同志率二纵隐蔽,集结在顾高庄,蒋垛一线,等顽军进入包围圈时,迅速出击;切断顽军退路,分割包围,各个歼灭;陶勇同志率三纵坚守黄桥阵地。陈毅同志将指挥所移驻严徐庄,粟裕同志坐镇黄桥指挥并亲临新四军第三纵队前沿司令部视察。陶勇同志快速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,斩钉截铁地说:“同志们,韩德勤要赶我们下长江喝水,我们怎么办?”大家一致表示:“人在阵地在,誓死守住黄桥”!提出了“三好三快”;“绑腿扎得好,跑得快;钢枪擦得好,打得快;刺刀磨得好,杀得快”!决战期间,驻扎在泰兴的日本鬼子来到姚家岱,失迷一带“坐山观虎斗”;李明扬部派人日夜在通扬河上了望,一旦我军失利,他将来黄桥分享渔利;黄桥附近的一些杂牌军也蠢蠢欲动,妄图“落井下石”,形成了两方对战,多方围观的奇局,面对这种情况,我军必须速战速胜。10月4日,号称“梅兰芳式”的部队的王牌军顽独立六旅首先从高桥南下向黄桥以北进犯。我军一纵突然袭击,用“黄鼠狼吃蛇”的方法将顽军的“长蛇阵”斩成几段”,各个歼灭,妄图抢头功的独立六旅顷刻间七崩瓦解,守将旅长翁达兵败自杀。

  与此同时,顽三十三师经加力、分界向黄桥以东进犯。我军三班顽强阻击,多次组织反冲锋,打退了顽军的儿十次进攻,胜利地坚守了黄桥的阵地。此刻;我军二纵从顾高庄、蒋垛—带悄然向东,直插分界,截断了顽三十三师的退路,配合三纵将三十三师围歼于黄桥以东焦庄和小二房庄一带,师长孙启仁被我军活捉。顽八十九军并117师在中将军长李守维的带领下,将军部安顿在黄桥东北的野屋基,企图最后进击黄桥,坐收渔利。我军—、二、三纵于10月5日黄昏对野屋基发起了总攻击。李守维狗急跳墙,组织突围,战斗十分激烈,双方进行了7次肉搏。李守维战前扬言,要把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去喝水,而战后自己却淹死在黄桥以北的挖尺沟里。10月6曰,新四军全线追击,7日,攻占海安,10日,在大丰县境内的白驹镇与八路军第五纵队胜利会师。黄桥决战,我军共歼灭顽军一万一千多人,缴获山炮3门、追击炮59门、轻重机枪189挺、长短枪3800余支。韩德勤在失败后向蒋介石发了罪电。黄桥决战的胜利与黄轿人民的无私支援是分不开的。当时,全镇十三家磨坊、六十六家烧饼店和八十辆小车为支前通宵忙碌。黄桥人民把黄桥特产“黄桥烧饼”等支前物资都集中到支前,然后冒着被顽军炮火封锁的致富桥将物资转送到前线。—曲《黄桥烧饼歌》,传颂着军民团结奋斗的鱼水深情。黄桥决战的胜利,创造了我军以少胜多的光辉范例,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嚣张气焰,实现了新四军与八路军的胜利会师,奠定了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基础,打开了华中抗战的新局面;1941年1月,国民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,新四军遭受了严重的损失。但在党中央的领导下,新四军重建军部于盐城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;在血与水的洗礼中,新四军不断走向壮大,走向胜利。

 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